邢台网  |  民意通  |  新闻  |  邢台日报  |  牛城晚报  |  邢周报  |  论坛  |  视频  |  亲子团  |  美食频道  |  读图时代  |  专题  |  博客  |  要闻  |  行风热线  |  社会

习近平对培养新型军事人才提出新要求


发布时间 : 2017/3/6     浏览次数 : 2302    
“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将。”人才是建军治军之本,是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中的决定性要素。世界一流的军队必须有世界一流的军事人才。如何培养新时期的新型军事人才?3月12日,习近平在参加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要发挥国家教育资源优势和我军院校特色,健全军事人才依托培养体系,培养大批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

一、拓宽人才培养渠道
“爱之必以其道”。军事人才培养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争分夺秒的创新工程。当今时代,闭门造车、关门育人,是培养不出高素质人才的。提高军官队伍素质、加速人才培养,必须在教育上广开门路,拓宽人才培养渠道、采取多种形式、利用各种资源,加快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人才培养体系。
构建军队院校教育的新格局。拓宽人才培养渠道,必须发挥军队院校主渠道作用。军队院校是军事人才的摇篮,承担着培养军队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的重担。长期以来,我军除了少数专业技术干部是由地方院校培养以外,大部分专业技术干部和全部指挥干部是由军队院校培养的。新形势下,应本着“急需什么人才就重点培养什么人才”的原则,按照军事人才的成长规律,结合当前军事人才队伍现状,科学论证,通盘筹划,调整院校数量,提高院校质量,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一流军事院校和一流军事学科专业。习近平指出:“要构建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格局。”
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新时期下,军队的信息化建设和跨越式发展急需各类人才,军队院校培养的军事人才还远远达不到强军目标。依托国民教育中的人才资源和知识优势为军队培养优秀人才,是当今世界军事人才培养的主流趋势。把军事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采取直接接收、定向招生、在校选拔等多种形式选拔培养后备军官,可以将选拔培养工作延伸到招生阶段和大学生在校学习阶段,确保了军队有稳定可靠的高素质人才来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军就注重军队教育体制与国家高等教育体制接轨,从地方引进了大批军队建设急需人才。1998年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与我军签约携手培养军队生源干部,拉开了全军依托普通高等教育培养军队干部的序幕。新的历史条件下,我党更是把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队人才作为实施军队人才战略工程的重要举措,使军地协作培养军事人才由过去单一的军队接收方式发展为以招收选拔国防生为主要形式,以依托普通高校的国民教育为重要形式的多种培养渠道。习近平指出,“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的路要继续走下去”。

二、改进人才培养模式
“敬教劝学,建国之大本;兴贤育才,为政之先务。”不同的时代对军事人才有着不同的要求。在高技术战争、信息化战争的背景下,新型军事人才要有在世界舞台上应对各种挑战的素质能力。培养更多更好适应现代岗位需要的军事人才,必须改进人才培养模式,多管齐下、多策并举。习近平指出:“要牢牢扭住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这个中心任务,深入研究现代军事教育特点和规律,坚持走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道路,努力培养造就能够担当强军重任的优秀军事人才。”
坚持需求主导。当前,我军正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步伐,要适应这个需要,着力建设一支“复合型”指挥管理干部队伍、一支“专家型”技术干部队伍、一支“一专多能型”技术士官队伍和一支“应用型”技术兵队伍,形成适应机械化、信息化建设需要的新型军事人才群体。习近平指出,“要坚持军队需求主导,聚焦紧缺专业、重点高校、优势学科,提高人才培养层次和质量”。一方面,要加快复合型指挥人才和参谋人才建设。特别是要加快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既要懂军事又要懂技术;既要掌握机械化战争的特点,熟练运用传统的“物理空间”的火力打击手段,又要熟悉信息化作战的特点,掌握“信息空间”新型的作战指挥、战略战术,熟悉电子对抗并了解网络攻防、空间信息攻防等新型作战手段的使用。另一方面,要加快专家型技术人才建设。重点培养站在科学前沿,能组织谋划信息技术开发和利用、关键技术攻关的科学家队伍;培养精通高新技术武器装备性能,能够迅速排除各种故障、解决复杂难题的技术专家群体。
创新培养模式。实现强军目标、培养新型军事人才,没有现成模式,没有经验可循,必须紧盯当前军事变革形势发展前沿,始终处于探索创新的状态。我国已逐步建立起以院校培养为渠道、以国民教育为依托、以部队自训为基础、以规范培养方法手段为推动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模式,形成了体系上互为衔接、内容上紧贴需求、模式上协调配套的培养路径。2016年3月23日,习近平视察国防大学时强调:“要坚持把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突出出来。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是国防大学的核心职能,必须坚持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深入研究把握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规律,更新教学理念,优化教学内容,改进教学模式,完善教学保障。”在习近平主席的悉心关怀和指导下,我军积极探索人才培养新举措,构建新型军事人才培养机制。2012年底,原四总部联合颁发《联教联训实施办法》,强势推动院校部队联教联训创新发展,打破指挥人才培养壁垒,形成院校部队合力探索不同层次、不同形式联教联训活动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局面。2014年1月,原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下发《加强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的意见》,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和各军种指挥院校相继组织培训试点,拉开了联合作战指挥员专业化培训的序幕。2014年6月,原四总部颁发《关于加快发展军事职业教育的实施意见》,健全完善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这一系列政策举措的出台,为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新型作战力量人才培养铺就了快车道。

三、加大人才引进力度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无论世界军事科技和军事理论如何变化,无论各国的军事、经济、科技实力如何消长,未来战争打的是人才战争,没有人才,一切都无从谈起。这就要求,以海纳百川的精神,做好军队引智工作,促进部队军事人才协调发展。习近平指出:“要加大人才培养引进力度,不断壮大人才队伍。”
引进高端人才。在国防和军队建设特殊领域,适当引进高端人才,不仅是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要求,也是推进国防科技发展的现实需要。要着眼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从地方院校、工厂、科研单位引进部队急需的技术人才。要着眼未来战争,引进一流军事人才。军事领域的现代化水平在不断提高,人才标准在大幅提升,应树立全球视野和战略眼光,